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季山听了微微点头,“前几天他们关心我病情的时候偶尔提了一句,怎么了?”

    季韶光微微摇头,没再说什么,但从陆霆琛的态度看就知道不是提了一句那么简单。

    “那你和霆琛相处的怎么样?”季山又问。

    “爸!”季韶光摇了摇季山的手,“我今年才多大啊,你就着急把我嫁人,看来我还不如不回来呢。”

    “你啊,就知道撒娇。”季山布满老年斑的手点了点她的额头。

    季如峰也跟着附和,“就是就是!就知道撒娇!”

    而此时,白云寺的山门前,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站在那里,双手插在口袋里,而口袋里的右手,不断的摩挲着什么,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七点钟,季韶光的车子刚出了医院不久就剧烈的颤动了一下,然后不动了。

    季韶光一愣,下车查看之后发现前引擎盖下冒了烟,当下不敢耽误,前后竖了标志牌之后就开始打电话求救。

    然而,电话还没拨出去,一辆车就在身边停下来,一个不算太熟悉的身影从上面下来,“季小姐,车子怎么了?”

    “好像……抛锚了。”季韶光有些窘迫,怎么自己每次遇到问题的时候总会遇上陆霆琛啊。

    “我来看看。”

    许晏挽起袖子,季韶光忙说:“我已经打电话给家里了,一会儿就会派人过来,就不麻烦你了。”

    “不麻烦,”许晏笑笑,“我对车有点研究,如果是小问题,修一下就能上路了,省的季小姐在这里等一个多小时家里才能有人过来,如果是大问题,家里来人也没用,还得叫4S店,一来一去等的时间更久。”

    季韶光一想也是,只好朝对方笑笑,“那就麻烦你了。”

    许晏再次一笑,打开了前面的引擎盖,看了看冒烟的地方就皱起了眉头,“情况不太好,可能是发动机坏了,这需要4S店派人过来。”

    “好,那我再给4S店打个电话。”但为难的是这车是家里的,手续她一概不知,具体的还是得等家里的人过来。

    许晏看了看车子说:“法拉利的4S店我比较熟,不如这件事就交给我处理吧,正好陆总也要去季家,不如季小姐和陆总先回去,免得一会儿路上的人光顾着看季小姐,要发生连环车祸了。”

    季韶光的脸一红,她的确算是相貌出挑的,可应该还没有到那种程度吧?

    正想着怎么拒绝,许晏已经帮她拉开了车门,“季小姐,请。”

    许晏都做到了这个份上,想来也是经过陆霆琛同意的,她再不上车就是给脸不要脸了,她只好匆匆收拾了一下东西钻进了那辆劳斯莱斯里。

    幸好,今天下午去过白云寺之后,她的心情就比较平和,再次见到陆霆琛也没有那么大的情绪波动,只是微微颌首,朝陆霆琛说:“又要麻烦了。”

    可惜,对方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季韶光也眼观鼻鼻观心,不再说些没意义的废话。

    路程过半,陆霆琛的电话忽然响了,季韶光不由自主支起耳朵,对方听了一会儿说:“是,我知道,日子你们定,婚礼我会让人准备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