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左慈来了,汉末三大神棍之一的左仙师来了。

    左慈,公元156--289年,这家伙可是活了133岁的超级大神棍。

    现在左慈也不过才43岁而已,还有大把时间给吕布利用。

    左慈是一个方士,也就是一个炼丹的。要说这个世界哪类人最接近化学,莫过于这些炼丹术士。

    如此,吕布如何不欣喜。

    很快,吕布就见到了左慈。

    果然是一副仙风道骨派样,若非吕布有后世经验,保证也要被忽悠。

    “左仙师,久仰久仰!”吕布笑脸相迎。

    却不料。

    “徒儿,还不快快跪拜行礼!”左慈竟是装模作样一喝。

    啥?

    吕布瞬间懵逼。

    什么情况,什么玩意儿!

    呵,这家伙当真不怕死,现在竟然骗到他头上来了。

    “都退下!”吕布喝退左右。

    左慈依然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似乎吃定了吕布。

    待众人退下,吕布呵呵一笑:“你个老神棍,竟然骗到本候头上来了。你以为本候请你来,是为了拜你为师乎!”

    啊咧!

    见吕布神色有变,左慈心下咯噔。

    你丫千方百计请我来,难道不是想要拜师求艺,或者求得长生不老药?

    这下子,左慈不由得收起了一些姿态,问声道:“敢问温候,欲找贫道何为?”

    “本候找你来,是要封你做官,为我所用。”

    “做官?”左慈心下一喜,若真有官做,那他也不用到处行骗了不是。

    按下心中喜悦,左慈却是装模作样道:“贫道乃修道之人,一生所图乃为道术。至于功名利禄,贫道……”

    “年食五千石,做不做?”吕布却是喝声打断。

    什么!

    “五……五千石!”左慈瞬间震怔在地,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要知道,大汉一州剌史或者太守也才两千石俸禄而已。

    吕布给他的待遇,竟然比剌史还高了一倍不止,这简直就是三公的待遇啊!

    这下子,左慈不得不激动了:“这个,不知温候欲封贫道何职?如此高薪俸禄,贫道怕是有心无力。”

    “哈哈哈!”却见吕布仰首一笑:“我这个官职你一定适合。如果你做得好,本候还会大大奖赏!”

    啥,还有奖赏。

    左慈不得不激动了,连声再问:“敢问温候,你可是要贫道为你炼丹?”

    “炼丹?”吕布呵呵一笑:“你还是收起你的炼丹术吧!本候要你做的,是化学研究院的院长。从此以后,你给我好生研究化学。当然,我会将我所知的化学知识全部传授给你。你的目标,就是用一生的时间去给我好好研究此道。……”

    吕布各种解说,左慈是越听越懵逼,越听越糊涂。

    化学,还研究院院长。

    卧槽,这是什么官职?

    但渐渐的,听闻吕布所说的一些名词,左慈渐开迷雾,似乎有一扇真理的大门在为他敞开。

    是的,左慈激动了。

    没过片刻,他立马恭恭敬敬跪拜吕布为师。

    因为他从吕布的言语中,发现了以前炼丹之中未能理解的现象。

    原来,这就是化学啊!

    原来或许是知其然,但现在的他,是要知其所以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