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为何不可?”吕布笑问道。

    陈宫呼了口气:“主公,田赋和人头税乃赋税重中之重,一旦取消,国库哪来钱粮。此策千古未有,主公何以会有如此荒诞想法?难道就凭主公所定的商业税?”

    吕布心下呵呵一笑,他当然知道此法千古未有。要知道,即使在后世,华夏也是2006年才取消了农业税。

    “公台莫急!”吕布微笑道:“你现在或许不会了解,但用不了十年,你就会发现与商业税比起来,这点田赋根本不值一提。如今咱们有梁王墓的财宝充当国库,短时不会闹经济危机。相信我,按我的方法去做!”

    “这!”陈宫无语,心下不由打鼓。

    商业税,仅凭商业税就能支撑整个国库,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办得到。

    陈宫不由得再劝谏:“主公,虽说咱们现在有梁王墓的财宝充当府库。可若不收田赋,必将坐吃山空。怕是用不了几年,咱们便会再无钱财可用!”

    “哈哈哈!”吕布仰首一笑:“公台,让我告诉你吧。人,永远都是不满足的。我不收田赋,定下律法让百姓必须将粮食卖给官府。如此一来,百姓手中便有了闲钱。有了钱两之后,他们就会想要吃得更好、穿得更好、住得更好甚至玩得更好。”

    吕布稍稍一顿:“所以他们会将手中的金钱用来消费,会用来买吃买穿买住买玩。消费得越多,经济便会增长得越快。如此一来,你根本不用担心国库会缺钱。只要咱们的税法得当,国库能收到的资金,绝对多到你无法想象。”

    这!

    此语一出,陈宫却是懵震当场。

    此刻,陈宫大脑一片混沌,完全被吕布的话语给震得一塌糊涂。

    他似乎能够清楚感觉到吕布话中透露着大玄机,但他一时却是抓之不着。

    忽然!

    当陈宫将吕布话中一切思路理顺之后,大脑如同被道白光击中,灵台顿时清明。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陈宫瞬间激动满满,双拳一抱朝吕布行了个大礼:“听主公一席话,胜过宫半世苦读。如此经世之学,宫,受教了!”

    “哈哈哈哈!”吕布不由大笑。他完全就是剽窃,根本算不得原创。

    但他所制订的法则,都是经过历史验证的,自然不会倾倒。

    但前提是,他得大力发展工商。

    而这个世界的人读的就那么几本儒家经典,哪懂什么数理化和经济学。

    见陈宫不再反对,吕布正色道:“公台,吩咐下去,全力做好春耕工作。另外,军屯制度也必须落实。农业是根本,绝不能有失!”

    “诺!”陈宫肃声相回。

    吕布制订的军屯制度他看了,的确是好策。

    如此一来,来年只要没有天灾必将粮食大增,再也不愁没饭吃了。

    再一次,陈宫对吕布佩服得五体投地。吕布再也不是有勇无谋,而是身具大智慧。

    看来,吕布有天人所授,乃是上天降世之明主啊。

    而事实上,屯田制度早就有之。现下曹操就是大举在推行屯田制度,才使得曹操实力大增,不为军粮相愁。

    只不过,吕布比曹操实行得更积极,更彻底。

    而吕布当下主要定的目标,就在彭城。

    彭城(后世的徐州)乃是徐州的门户,这里更有大量的矿产资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