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过去,她太自私,不想沈亦衍和她的孩子有一点点危险,即便江烨被关,她也没有把秘密说出来,害死了江烨。

    如今,她还要因为自己的自私,害死其他人吗?

    错,都已经错了,如果现在说出来,死去的人,该多不值得。

    她也不能再自私了,如今,坚持下去,不过是执念而已。

    刘爽敷衍的应了一声,“嗯。”

    沈亦衍的脸色好转了一些,“坐下来,吃早饭。”

    刘爽想了下,拉开了椅子,坐在了位置上。

    沈亦衍看了儒森一眼,儒森安排厨师上早餐。

    他准备的是一杯牛奶和鸡蛋饼,鸡蛋饼用纸袋抱着,不用筷子,直接可以手抓着吃。

    刘爽左手用筷子也没那么熟练,用手抓的方便一点。

    她好久没有吃正经的食物,咬了一口,慢条斯理的嚼着。

    沈亦衍看她食不知味的样子,“不好吃吗?”

    “还行。”刘爽应道。

    “你明天想吃什么早餐,我让厨房做,糯米糍,我记得你以前挺喜欢吃的。”沈亦衍说道。

    刘爽没有说话。

    以前的她,是喜欢吃,但是自从被关在山洞口,她好像对吃不敢兴趣了,只是吃了两口,胃里有些翻腾,她不吃了,喝了几口牛奶。

    沈亦衍瞟向她放下的饼,对着厨师说道“去做两个糯米糍,肉放多一点。”

    “是。”厨师领命退下。

    “我联系了国外的专家,他们说可以给你安装假肢,现在技术很发达,可以做出和你之前一模一样的手出来,利用微电流和神经传感,多练习,虽然做不到之前的手那么灵活,普通生活可以的。”沈亦衍说道。

    刘爽看向空空荡荡的右手臂,“不用了,我已经习惯没有手的日子。”

    “你是习惯没有手的日子,还是想要用没有的手记住我的残忍和无情。”沈亦衍冷声道,死死的盯着刘爽,“你一项爱漂亮的。”

    刘爽露出笑容,慵懒的靠在椅子上,“二十多岁的时候都爱漂亮,现在的我三十五了,没有那么讲究了,;另外,我不安装假肢不是为了记住你的残忍和无情,我要记住的是过去犯下的错,自私,内疚。”

    “我已经原谅你了。”

    刘爽笑了。

    对沈亦衍,她有过对不起,他的落马和她有关,但是她并不觉得亏欠。

    因为她的错,害死了父母,因为她的自私,害死了沈烨。

    “我不能原谅自己。”刘爽说道,眼中有些雾气缭绕。

    “吃过早饭后我带你去看医生,这是命令,不是征求你的同意,你的手臂没有了几个月,有些神经末梢不敏感了,安装之前还有一系列疗程要走,可能会有点疼,你忍一忍,你的手臂定制也需要一定时间,但他们答应我一个月内就能安装好。”沈亦衍说道。

    “是命令啊。”刘爽不说话了,低着头,也不想喝牛奶了,沾了一点水,在桌子上画着圈圈。

    沈亦衍拧眉,深深的看着她,有些不解的问道:“小宝说你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管他,好几年都没有看到过你。你想见他吗?”

    刘爽摇头,既然是好几年没有见过的那个,应该就是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