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沈先生吩咐,让你换好衣服,我们会帮你化妆。”为首的女佣说道,语气倒是客客气气的。

    刘爽心里不踏实,看了一圈,问道:“儒森呢?”

    “儒森管家正在忙其他的事情,请刘小姐换衣服吧,不要让我们难做。”为首的女佣微笑着说道。

    刘爽看她们人数众多,要是他们强来,她就难堪了,起床,女佣过来帮她脱衣服。

    刘爽心里变扭,可她只有一只手,也阻止不了什么。

    她被换上了一条白色的裙子,外加深蓝色的风衣。

    她们把她按在椅子上,化妆的化妆,修指甲的修指甲,弄头发的弄头发,折腾了半小时,把刘爽拉到落地窗前。

    刘爽看着镜子中珠光宝气的自己,瘦的都一根竹竿了,不过符合现在的骨感美,在妆容和服装的衬托下,显得很有气质,高贵优雅。

    沈亦衍走进房间,看向镜子里的刘爽,朝着她走过去,搂住了她的腰,拉到自己的怀里,低头,吻在了她的耳朵上面。

    刘爽没有做出反应,茫然的看着镜子。

    “在想什么?”沈亦衍轻声问道。

    “有种时光在镜子里游走的感觉。”刘爽喃喃道。

    镜子里的他们男俊女美,站在一起,如同一对璧人,现实中的她们在仇恨贪恋中变得体无完肤。

    “我们走了。”沈亦衍牵住她的手,朝着门口走去。

    这个庄园,她其实在这里很久了,但是大多数时间是昏迷和生病着的,她对这里并不熟悉,也不喜欢。

    走了十分钟,才走到了庄园外,车子整整齐齐的候着,有十几辆。

    “你每次出行,都这么多人保护吗?”刘爽好奇的问道。

    “嗯。”沈亦衍应道。

    “老天对人真是公平的,凡人没有钱财,拥有自由,你高高在上,确有很多的限制,睡的也不踏实吧。”刘爽感叹道。

    沈亦衍亲自打开车门,望着刘爽,“以后睡得踏实了,死也会有你陪葬。”

    刘爽:“……”

    她怎么觉得这句话太惊悚啊,好在,她不怕死。

    她进了车里,看向窗外,沈亦衍也坐到了她的旁边。

    刘爽没有说话,安静的反常。

    “以前你总是叽叽喳喳的,话最多,没有清闲下来的时候。”沈亦衍感叹道。

    刘爽轻笑了一笑,“我就不准有长大的时候,现在的我可是很端庄的。”

    “你?呵呵呵呵。”沈亦衍笑了。

    他那笑声,怎么听,都是讽刺

    “哈哈哈哈。”刘爽更夸张的笑着。

    沈亦衍停止了笑,“刚才不还说自己端庄的吗?”

    刘爽:“……”

    她却是不端庄,和端庄也差远了,可此时此刻,就想和他抬杠,“动如脱兔,静如处子,不行吗?想想我都挺完美的。”刘爽厚着脸皮说道。

    “完美的断臂女人?”沈亦衍揶揄道。

    “美神维纳斯不也是断臂的?”刘爽反驳。

    “你只占了后半部。”沈亦衍不客气的说道。

    刘爽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