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苏姐姐你怎么发现这衣柜后面有夹层的?”沈妙书紧紧抓住苏陶陶的腰带,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和苏陶陶分开找不到出路了。

    “我也是巧合,靠在衣柜后面的时候听着声音有些不对。”苏陶陶胡乱说了一个借口,心里却生怕沈妙书细细推敲。

    沈妙书没有多想,只是十分钦佩苏陶陶,两人约莫走了一盏茶的功夫终于看见了亮光,趁现在眼前的是位于行宫后方的一处溪流,洞口就在溪流旁边的草丛之中掩盖的极好。

    “这里应该是行宫用来排水的通道,被有心之人打通之后可以通向你姐姐寝宫的房间。”苏陶陶看着自己和沈妙书的一身狼狈不禁松了一口气。

    两个人悄悄回了苏陶陶的帐篷,换了衣服方才各自散去,晚上的苏陶陶却故意没有熟睡,今日厉鬼既然好心指了一条生路给他们,那么自然是愿意和自己谈一谈的。

    果然,外面香玉呼吸均匀时,厉鬼便翩然而至,血红色的眼仁盯着苏陶陶,看着她从床上慢慢起身披上斗篷走到帐篷外的偏僻角落方才开口说道:“你为什么要帮助温妃?”

    “我不是帮助她,只是不忍心看着自己的朋友伤心而以。”苏陶陶背对着厉鬼,眼睛看着月色中的树影,微微呼出一口气。

    厉鬼似乎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倒是仗义,你可知温妃得罪的可是皇后!”

    “皇后?”苏陶陶轻轻念了一声,轻轻一笑仿佛写满不屑。

    厉鬼微微一怔,这女人的反应倒是有趣,似乎与自己有着异曲同工之处,但却又说不出什么具体的缘故。

    “温妃肚子里的孩子不是皇帝的,所以她才没有把自己有孕的事情轻易说出来,知道了这样的真相你还会帮着温妃吗?”厉鬼看着苏陶陶的背影,然后恍恍惚惚的飘到她面前盯着她的神情。

    苏陶陶并没有惊讶,不过是心中的疑惑得到了解答而已,将目光看向了厉鬼笑道:“你的还没有说完呢,她的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肚子里的孩子是太子的,温妃进宫之前就倾心太子,所以和太子自然是越走越近。”厉鬼说着用自己的法术往苏陶陶的脑中灌输了影像,如同前日的梦境一般。

    温妃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目光里带着作为母亲的慈爱目光,身旁的贴身宫女却是一脸不解的看着她说道:“娘娘,为什么不让太医把您有孕的事情告诉皇上?”

    “不可以,如今秋闱在即,我还想陪着皇上去行宫呢!”温妃的心里一阵暖意,去了行宫她就有机会去见太子了,想起太子对自己的种种温柔,脸颊露出一抹绯红。

    不过是一时情之所至而云雨的结果,想不到居然有了身孕,真是老天爷给她的一个恩赐,对于她和太子的情感结晶温妃是分外珍惜。

    温妃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太子,可是前天递出去的消息到今日还没有回复,太子是不是很忙?

    苏陶陶仿佛成了温妃,能探知温妃的内心世界,知道了她的心思微微皱眉,温妃也是和前世的自己一样痴傻,被所谓的爱情蒙蔽了眼睛。

    转瞬间苏陶陶发现时间又到了那日晚宴的时辰,温妃已经换上了火红色的舞衣,身体苗条柔弱在夜晚的风中显得单薄。

    “温妃娘娘,这是皇后娘娘特意赐给您的补汤,你趁热喝了吧!”一个陌生的宫女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碗热腾腾的肉汤,闻起来香味四溢。

    一听是皇后下赐的东西,温妃立刻警觉起来,可是看着宫女咄咄逼人的目光,心中咬了咬牙还是喝了下去,然后为皇帝和众人跳了一曲舞蹈,俘获了无数人的青睐。

    “我叫你送的信送到了吗?”温妃下场之后,第一件事便是问身边的宫女太子回应了没有。

    “送到了,只是那面似乎很忙……”宫女的神情写满了犹豫之色,欲言又止的模样让温妃心中又是浓浓失望。

    后半夜,温妃在床上辗转反侧,身下一股热流涌出,伴随着的是自己腹中生命的消逝,温妃慌了神这才惊动了太医。

    “爱妃,你怎么可以如此糊涂!”皇帝得知温妃小产,语气里带着又气又怒。

    温妃不敢多言,只得连连告罪,最后看着皇后皇帝离去的背影恍然若失。自己的孩子没了,太子居然到现在也没有给自己回应,难道自己腹中孩子的死太子是预料到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