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可如今呢?这后宫的主位是谁?是当初因瞧不上太子侧妃的名分而拱手相让的庶姐!

    苏陶陶陪伴顾成德十年,她一直痴傻的以为皇帝爱的是她,他无时无刻不在给她最好的待遇,可当她被砍去手脚装入酒缸之时,她方才明白,以往的种种恩宠,不过都是一把双刃剑,将她暴露在无数之人的眼前,而保护的,是那个自从入宫四处逢源的苏零露。

    顾成德与苏零露把她当做刀剑盾牌,为他们铲平了一切威胁他们地位的敌人。最后苏陶陶换来的是狡兔死,走狗烹的命运。

    “我入不入地狱尚且不可知,可如今你的死期就要到了。”苏零露开口,话语鄙夷无比,冷冷的瞧着苏陶陶。

    “苏零露,就算我死后成了鬼我也不会放过你,我会整日萦绕在你们周围,让你们都没有好下场!”苏陶陶咬牙切齿,脸上感觉到的是狠狠的几个巴掌,还有被打落的牙齿合着鲜血流出了嘴角。

    “苏陶陶,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等你死了我就找道士做法让你灰飞烟灭,到时候我看你拿什么来找我!”苏零露看着苏陶陶那张苍白狰狞的脸,眼睛里流露出浓浓恨意。

    从小,她万事都被苏陶陶压了一头,论样貌,论才情,她都不比苏陶陶逊色多少,而苏陶陶比她多的,不过就是一个嫡女的名分。

    她当初虽未看上太子侧妃的名分,但不代表,苏陶陶占了去就可以脸上有光,在她未出阁的那两年,她在家中处处听着祖母不屑的话语,受尽了府中下人的奚落。

    想到这里,苏零露越发的愤恨,眸子中似是要喷出火来,紧紧的盯着苏陶陶的破败的不成样子的残躯,鲜红的指甲掐进了苏陶陶的肉里,强迫她张开嘴巴,将一碗黑色的毒药全数的灌了进去,苏陶陶拼命的挣扎,但毫无效果,她的身子,早已经不能够动弹了。

    苏陶陶就像是一条濒死的鱼,在苏零露眼前痛苦的呼吸着,伴随着苏零露得意的哈哈大笑,苏陶陶这二十多年的生命,划上了句号。

    苏陶陶感觉自己渐渐漂浮起来,原本的一片黑暗也消失了,她终于可以看清面前的景物了。

    苏零露一改往日的温婉气质,盛气凌人的由一众宫女太监簇拥着走出了院落,身上穿着的凤袍红艳艳的刺痛她的眼,而她的尸体就放在大殿的正中间,泡在酒缸里,肮脏的不成样子,残破的脑袋歪斜的挂在边缘。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陶陶终日在大殿中游荡,饶是她如何都飘不出这一方地方,每天能看见的,都是她自己的尸体,没有人来看望她,更没有人来为她收尸,自此,她方才明白,如今的她早已经众叛亲离。

    为了帮助顾成德,她的手上沾满了无数的鲜血,顶着一个祸国妖妃的名号,谁人不厌恶她呢?

    如今想这些都是太迟了,一切都早已回不去。

    “又是一个傻子,无人为你收尸,你就只能被困在这一方地方,做一个孤魂野鬼,而且,你的庶姐早就请了道士来做了无数次的法术,你根本就不能转世投胎,只能在这人世间慢慢的灰飞烟灭。”

    角落里飘出来两个鬼,一黑一白正冷飕飕的眼神望着苏陶陶的魂魄。

    “你们是……地府的黑白无常?”苏陶陶兴奋的看着他们,生前听说人死后会有黑白无常来收尸,现在她看见了他们。难道是她有救了吗?

    可是黑白无常却同时像她摇了摇头,表示了他们的爱莫能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