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香怜忙跪下来不停的打自己的耳光,生怕自己慢了会被苏零露立刻拖出去埋了不可。

    苏零露斜睨了香怜一眼,心里早已有了盘算,这香怜很明显的是被老太君他们给盯上了,加上今日苏陶陶只不过三言两语好似很大度的样子摆明了是给她下了绊子,这个丫头断然是留不得了。

    “起来吧,这次你也算是得了一个教训,下次可给我小心点!”苏零露冷哼了一声,随即让香怜去给她端水洗脸,看着香怜的背影微微眯了眯眼。

    谁知香怜去了半晌也不见回来,苏零露忙叫了另外一个丫鬟香兰进来让她去瞧瞧,没多久便见香兰急冲冲的回来了。

    “大小姐,刚才门房那边来了个牙婆,把香怜给带走了!说是老太君的吩咐要把香怜发卖到窑子里面去!”香兰一边说,一边气喘吁吁。

    苏零露脸色不变,挥了挥手让香兰退下,手轻轻敲了敲桌面似乎在盘算什么,嘴角露出一抹狠戾神色来。

    夜里,香怜正蜷缩在牙婆给她安排的房间里,蒙着被子低低哭泣,忽然就听见房间门被推开来了两个打着灯笼的老妈子。

    “你们是谁?”香怜往床角缩了缩,眼睛里写满了惊恐,今日牙婆的话她可是听得分明,老太君发了话要把她卖进妓院去,她此刻浑身都在颤抖,来的时候因为反抗被打得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

    “姑娘莫怕,是苏大小姐叫我来赎你出去的,姑娘放心的跟我走吧。”两个婆子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和蔼可亲的就把香怜带出了屋子。

    香怜一听是大小姐派来的人,不疑有他直接就跟着出了院子上了马车,一路颠簸不知道要去哪里。

    “姑娘,到地方了!”

    香怜听了信,从马车里探出头来,借着头顶月朗星稀看见这是一处荒地,心里立刻就咯噔一下拔腿就要跑,被两个老妈子按在地上挣扎一人拽着头发一人拖着双脚就往树林深处走去。

    “你们放开我,救命啊~”香怜不停地喊,可是半夜里又是荒郊野外哪里会有人帮她?只见抓着自己头发的老妈子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就往她头上招呼,弄得香怜头破血流。

    “姑娘,你就别喊了,你就是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的,大小姐可是发了话说你是不能留的,也别怪我们心狠。”一个老妈子说完就把奄奄一息的香怜推进了事先挖好的坑里,和另外一个老妈子一起往里面填土。

    “其实,你也别觉得自己苦命,若是我们今日不带你出来,明天你就要被卖进窑子里面去了,那可是千人骑万人枕的行当,哪里比得上这清清白白的上路好?”另外一个老妈子一边说,一边还加快了动作,半晌后,香怜就被黄土掩埋。

    两个人坐在地上歇了口气,拿出旱烟抽了两口,回头看了看埋好的位置不放心又压了一块大石头上去,心想着以香怜的力气是爬不出来了,这才放心的离开。

    至始至终这两个老妈子都不知道在他们周围有一个鬼魂冷冷的看着这一幕,然后回府禀告了苏陶陶。

    “香玉,你觉得香怜被卖了可怜吗?”苏陶陶伸了一个懒腰,从软榻上坐起来,看着外面的天色转眼就要到午膳的时辰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那香怜也是自食恶果,若不是她手脚不干净怎么会有今天的下场?这命啊真是自己闹的。”香玉一边说,一边帮苏陶陶沁穿上了外衣,扶着她到了桌前给她布菜。

    “你去帮我办件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