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晴姨娘本就心里忐忑,如今听了灵婆的话顿时就瘫软下来,死死的抓住灵婆的衣袖说道:“大仙,求您救救我女儿吧,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你就是要我的命我也愿意啊!”

    灵婆的眼睛珠子转了转,故意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救你家小姐,可是只怕你不敢做。”

    一听自己的女儿还有一线生机,晴姨娘立刻就来了精神,说道:“什么办法!就是刀山火海我也去!”

    “这……”灵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晴姨娘立刻会意让下人都退了出去,方才听她继续说道:“如今能够救大小姐一命只有以命换命一个办法。”

    “以命换命?”晴姨娘心里一听这个办法,立刻接着说道:“那我们现在就以命换命,外面的丫头随便谁只要你说我立刻就去办!”

    “平常人不行,一定要有血亲关系的才可以,比如父母兄弟或者姐妹。”灵婆看见晴姨娘脸上的神色渐渐暗淡下来,转瞬间忽然又一抹亮光抓住了她的手,心里吓了一跳。

    “异母兄弟的命可以吗?”晴姨娘虽然口口声声说愿意为苏零露豁出命去,可是真的到了这节骨眼她却不愿意了,只好眼巴巴的看着灵婆。

    “可以,我可以做法现在就给你配以命换命的药,你只要让她的兄弟把这药给吃了那大小姐的命就保住了!”灵婆一边说,一边已经开始做法,只见她振振有词火光闪耀片刻取了符纸烧成的香灰混合物用黄纸包好递给晴姨娘继续说道:“我这个以命换命的神药要服用三日之后方才会有效,到时候鬼魂只会去缠住换命的人,大小姐这边就平安了。”

    “好,多谢大仙!”晴姨娘把神药小心翼翼的收好,脱下自己手腕上的翡翠玉镯给了灵婆,让人好生伺候了酒菜方才送了灵婆离开。

    陶然居中,香玉从外面走了进来,在苏陶陶身边回道:“外面来消息了,说是东西已经交给晴姨娘了。”

    苏陶陶目光冷厉,点了点头便没有再有多余的动作,身旁原本一直躲着她的霜风已经露出了脸乖巧的站在她的身旁。

    “半年了,晴姨娘这次终于要为十年前的事情付出代价了。”苏陶陶看似自言自语,可是一旁的霜风却知道这话是说给她听的。

    半年前,她把十年前发生的事情鼓足勇气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苏陶陶,把心里的愧疚全部说了出来,原本她已经可以投胎了,却还是在苏陶陶身边留了半年,就是希望看见晴姨娘的下场。

    十年前,张氏刚刚嫁到苏家一年就已经怀孕七个月了,眼看还有三个月就要临盆,心里不安的张氏害怕自己这第一胎初产不顺利,忙去了京城最灵验的金龙寺烧香,只带了霜风一个丫鬟住在寺庙之中。

    霜风在庙里的厨房里捏着一包药粉犹豫着是否放进面团里,眉心看着都纠结在了一起,看起来颇为为难。

    一面是自己一同长大的姐妹摆脱奴才命做半个主子给她一个好前途,一个是自己伺候了十几年的主子,这让霜风犹豫不决。

    晴柔和霜风是一同被安排在张氏身边服侍的丫鬟,又一起陪着张氏到了将军府,眼看着将军大人风流倜傥容貌清俊,这让晴柔动了凡心,求了霜风拖延张氏回府的时间,临行前给了她一包药粉。

    霜风知道晴柔的计划,想着自己的好姐妹咬了咬牙还是把药粉混在了面团里做成了点心送去给了张氏,看着张氏吃了点心犯困睡下之后这才休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