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父亲和祖母莫要怪罪!”苏零露脑筋转得快,立刻也跪了下来。

    “露儿,你调教丫头倒是不错!”老太君说话的语调不温不火,听起来却让人心头一紧。

    “夫人,这就是小姐丢失的金钗,是从香怜房间里面的地砖下面找到的,藏得格外的隐秘!”张妈把东西呈上,心里暗暗觉得冥冥之中只有天定,若不是那一阵狂风吹得她睁不开眼睛摔在地上也发现不了暗格。

    “母亲……”晴姨娘刚开口,就被老太君呵斥道:“谁是你母亲!”

    晴姨娘忙改了口道:“老太君,这东西分明就是有人栽赃陷害,您可不能听一面之词啊!”

    “我就是听一面之词又怎么了?这家里何时有你说话的份了!”老太君年纪大了,性子也越发的捉摸不定,活脱脱像个孩子一般任性,一时间让人哑口无言。

    “二小姐,外面风大,你怎么来了?”就在这时,门口的丫鬟忽然说了一句,大家的目光立刻都看了过去。

    苏陶陶的身上披着披风,脸色苍白的对着众人行礼,被老太君身边的丫鬟扶了起来坐下,方才开口说道:“刚才我在自己的屋子里听得有下人来说从零露姐姐的院子里找到了我丢的东西,生怕有人故意陷害冤枉了姐姐,特地过来看看。”

    苏零露忙上前握住苏陶陶的手说道:“妹妹来的正好,我正百口莫辩呢,如今那张妈妈一口咬定那金钗是你的,你来瞧瞧是也不是?”

    苏陶陶不着痕迹的抽出苏零露的手,感觉心里无比的恶心,可是面上不得不赔笑道:“拿来我瞧瞧。”

    张妈把东西拿到了苏陶陶的面前,里面除了苏陶陶的金钗之外还有些手镯禁步之类的配饰,虽然东西小但都值些钱,想来这香怜的眼光倒是不错。

    “小姐,这金钗不就是您去荷花宴那天戴的那根吗?原本是一对,您回来的时候只有一支了我还以为沉进荷花池里面了呢!”香玉是个机灵的,根本不用苏陶陶多言就把火给点燃了。

    “你说这金钗是你落水那天戴的?怎么会在香怜的屋子里!”不等别人开口,老太君已经脸色难看质问出声。

    ;“奴婢冤枉啊,奴婢也不知道这东西怎么在我的屋子里,明明是有人陷害奴婢!”香怜咬死了不松口,在地上使劲的磕头,转眼地上就沾了血。

    苏陶陶眼睛里容不得沙子,心知如果香怜咬死了不松口自己也拿她没有办法,便说道:“祖母,我看香怜这丫头估计是真的被冤枉了,不如今日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算了?这人证物证确凿,你这丫头是被猪油蒙了心吗!”老太君瞪了苏陶陶一眼,心想着这母女俩都是太心善了,才被这晴姨娘这对母女这般欺负。

    “母亲,能否容孩儿说一句!”一直不说话的苏锦堂开口了,用眼睛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母亲的脸色。

    “你想说什么?”老太君心里对自己的儿子这几年的作为早已失望透顶,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这件事孩儿觉得陶陶说的对!”苏锦堂此话一出,苏陶陶心里不免伤心,更别说一旁的张氏了。

    “好!很好!好得很!”老太君冷笑了一声,脸色潮红明显是被气的,狠狠跺了跺拐杖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件事看似就这么不了了之了下来……

    “陶陶,母亲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让我兜这么大一个圈子,若是为娘直接给老太君禀明就是香怜把你推下去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