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唐鸽忽然扯唐瑾儿的衣袖, “李南宣走了,咱们也回吧。”

    唐瑾儿不肯走,“等等,我还没看清对面坐着的都是谁呢……”

    唐鸽目光闪烁, 惶恐不安,手指微微用力,小声低喝一句:“小八!”

    语气颇为狠厉。

    唐瑾儿吓了一跳, 不明白唐鸽怎么忽然发脾气,再看向一旁的金蔷薇,也是神情剧变,一副风雨欲来的阴沉模样。

    她不怕唐鸽,但怕金蔷薇, 当下不敢吱声, 乖乖下楼。

    一路无话, 返回金家后, 金蔷薇仍旧沉默不言,径直回房。

    唐瑾儿战战兢兢:“表姐生气了?”

    金蔷薇虽然对人冷淡,但她从来只和田氏母女为难,对亲戚间的表姐妹们很大度,很少朝她们发脾气, 今天是怎么了?明明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啊?

    唐鸽悄悄叹口气, “刚才我看到表哥了,就在对面酒肆里。”

    “哪个表哥?”

    唐鸽伸出胖乎乎的指头,往院子里一指, 最近接连雨雪天气,院中花木萧疏凋零,别说红花,连枝头的绿叶都掉光了,唯有墙角堆砌的假山在风雪中傲然挺立,虽是死物,却仿佛暗藏生机。

    石表哥?和表姐订亲的那个?

    唐瑾儿张大嘴巴,差点惊呼出声:唐鸽当时猛然变色,表姐的眼神里更是盈满阴鸷,那么她们肯定不只是单纯看到石磊表哥而已。

    莫非,石磊表哥……

    唐鸽展目四望,确定房前房后没人,郑重叮嘱唐瑾儿:“这事只有咱们晓得,你千万别往外头混说去,尤其是不能让田氏和金晚香发现。”

    唐家姐妹是金蔷薇生母那边的亲戚,提起田氏时从不以太太称呼她。

    唐瑾儿点头如捣蒜。

    唐鸽心里七上八下,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算她们俩不说出去,事情早晚会败露,田氏和金晚香如果知道石磊在外面和一个年轻妇人纠缠,肯定会打着替金蔷薇出气的名头,把事情闹大,弄得沸沸扬扬的,让金蔷薇在世人面前丢尽脸面。

    “哎,早知道今天就不撺掇表姐和我们一块出门了。”

    唐瑾儿后悔不迭,不用唐鸽明说,她已经猜到石磊在酒肆做什么,她年纪虽小,但从小养在内宅大院,见多了长辈们之间的风流糊涂事,早已经见怪不怪,但她没有想到,这种事会发生在名声清正的石磊身上。

    石表哥温文尔雅,洁身自好,从不曾流连烟花之地,长到十七八岁,连个亲近的屋里人都没有,姐妹们平时提起来,都羡慕金蔷薇得了个好夫婿,谁曾想表哥也会偷偷摸摸勾搭市井妇人?

    “今年中秋表姐就要过门,现在石表哥却背地里和不正经的人来往,表姐得多伤心呀?”

    唐瑾儿越想越觉得愧疚,“都怪我!”

    唐鸽冷笑一声,“石表哥敢做出这样的事,总有被人撞见的一天。能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表姐早点发现,未尝不是好事,你想想,如果不是今天凑巧,表姐岂不是会一直蒙在鼓里,糊里糊涂嫁到石家去?”

    唐瑾儿气得跺脚:“那都怪石表哥!”

    姐妹俩忐忑不安,不知该怎么面对金蔷薇,接着住下去吧,尴尬别扭,辞别回家吧,又好像太刻意了。

    正左右为难,忽然听底下丫头说,大郎金雪松派人去石家,请表公子去花枝巷的盈客楼吃酒。

    金雪松明明不在家,怎么会想起来要请石磊吃酒?

    而且还偏偏约在花枝巷。

    显然,请客的只可能是金蔷薇。

    这动作,可真够快的。

    姐妹俩面面相觑,不知该惊叹还是该担忧,表姐果然不愧是表姐,说风就是雨,绝不忍气吞声!

    一大早,盈客楼的掌柜特意换上一件八成新的春绸棉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扣一顶灰黑色**帽,在后街门口翘首盼望。

    小伙计们被勒令站成两排,陪掌柜一起等着迎接贵客。

    等了半天,没见人来。掌柜在门前踱来踱去,神思不属,心事沉沉。

    小雀冷得手脚发颤,不停跺脚,悄悄抱怨:“上个月不是才交过账吗,不年不节的,东家怎么又来查账?”

    另一个小伙计低声回他:“小声点,没看到掌柜不高兴吗?”

    歇口气,搓搓手掌,嘿嘿笑道:“今天东家带太太过来,太太在府里说一不二,连东家都听太太的,待会儿瞅准机会,把太太服侍好了,少不了咱们的好处。”

    小雀眼前一亮,听说太太年纪小——当然,东家年纪也不大——刚成婚的年轻妇人,面薄心软,肯定比那些颐指气使的贵妇人好伺候!

    他拿定主意,待会儿等太太到了,一定要头一个冲上去讨好!

    然而真等马车行到院内,看到头戴皮帽,身披鸭卵青地宝蓝花卉刺绣四合如意纹锦绸斗篷,被东家孙大官人亲自搀扶下马车的太太时,他连大气都不敢出,只能呆呆地盯着太太发怔,哪还敢上前卖弄献殷勤?

    其他伙计也不由看呆了。

    掌柜知道今天孙天佑带李绮节过来,提前清过场,年纪大的伙计在前头忙活,等在后院的,都是还扎着辫子的小孩子。但是小孩子也懂得美丑,何况李绮节脸颊生晕,眉眼含笑,顾盼间神采飞扬,像从年画上走出来的仙女,实在引人注目得很。美人当前,小伙计们哪还记得掌柜的吩咐,一个个目不转睛地盯着李绮节看,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掌柜在一旁咳嗽好几声,没人理会他。

    孙天佑察觉到小伙计们的失态,微微一哂,并不在意,轻轻拢住李绮节的手腕,半搀半扶,领着她走进里屋。

    宝珠眉头皱得死紧:出门的时候她就说该让三娘戴上帷帽的,偏偏姑爷不答应,说帷帽太闷了不透气。哼,戴个帷帽罢了,又不是酷暑炎日天,怎么会闷?

    屋里早备好火盆暖榻,掌柜把小伙计们赶出去,留下年纪最小的小雀在房里听使唤。

    李绮节双手揣在珍珠毛暖袖里,大大咧咧往暖榻上一坐,宝珠连忙拉她起来,“别把斗篷压坏了。”

    年前刚做的新斗篷,样式平常,但料子却是传说中一寸一金的鸳鸯凤凰锦。孙天佑偶然得了半匹,原本留着预备送人。那天宝珠她们整理李绮节的嫁妆,无意间翻出旧箱笼里积压的锦缎,虽是旧东西,却依然光彩鲜明,纹理间隐隐有光华流动。

    宝珠知道东西稀罕,不敢随意处置,亲自送到上房。

    外面天寒地冻的,孙天佑和李绮节没出门,小夫妻两个正撸袖子打双陆,输了的人要脱一件衣裳。

    明显李绮节输的比较多,发髻松松散在肩头,簪子、发钗斜斜坠在鬓角,香汗淋漓,细喘微微,脱下的褙子、袄衫搭在身后的床栏上,身上只剩下一件紧身番纱小褂子,褂子是圆领的,从衣襟到腋下,一溜金色软扣子。

    孙天佑又赢了一把,丢下骰子,一叠声催李绮节解褂子。李绮节不肯,扯掉脚上的葡萄纹红地金花缎绣鞋,耍赖用鞋子抵押小褂。

    孙天佑接过绣鞋,扬唇坏笑,趁李绮节不备,一把将她按在罗汉床上,“娘子是不是没力气了?来,为夫替娘子解扣子。”

    房门没锁,又是大白天,宝珠没多想,一边唤人一边往里走,等看到紧紧缠在一起的孙天佑和李绮节时,已经来不及躲了。

    明明没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场景,但宝珠还是闹了个大红脸。

    宝珠尴尬得浑身发热,当事人李绮节却神色自如,拍手轻笑,踢开趁机上下其手的孙天佑,哼哼道:“一边儿去。”

    宝珠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脸上涨得通红。

    李绮节本来没觉得有什么——闹着玩当消遣而已,又不是白日宣/淫,真宣了也不要紧,锁好门就行——但被宝珠隐含谴责意味的眼风扫到,才后知后觉,觉得有点难为情,飞快抓起一件石青色裹衫,罩在身上,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那裹衫却是孙天佑穿的,刚刚他输了一把,脱下的衣裳正是这件披风。

    孙天佑摸摸鼻尖,笑着站起身,看到宝珠怀里的鸳鸯凤凰锦,亮出深深的酒窝:“哪里翻出来的?我正想找它呢。”

    回头看一眼因为穿着他的衣裳而显得格外娇小可爱、楚楚可怜的李绮节,眸光微微发沉,含笑道:“别收着了,改明儿给你们太太裁几件新衣裳穿。”

    说是裁衣裳穿,但最后拢共只得一件斗篷,余下的尺头留下缝被面。毕竟是寻常百姓,不需要去那种必须穿宫绸锦缎的严肃场合或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