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灵婆煞有其事的左右看了看闻了闻,说道:“这屋子虽然阴暗,但是却并无鬼!”

    苏陶陶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说道:“不!这个屋子里有鬼,而且还是一个厉鬼!”

    灵婆被苏陶陶的话说的一愣,目光却平静无波,依旧坚持道:“小姐并非阴阳眼,根本就看不见鬼,切莫胡乱开口触犯了禁忌!”

    “看样子,婆婆是不信了?”苏陶陶叫了香玉进来,让她拿了香烛和火折子,随后当着灵婆的面点燃,嘴里低低念叨着什么,转眼便召唤来了两个鬼来。

    因为一直说服不了霜风,这两个鬼便不敢出现在苏陶陶的面前,如今听了苏陶陶召唤而且还有香可吃立刻就屁颠屁颠的出现了,眼睛若是有眼仁恐怕都要冒出星星来了。

    “二小姐召唤我们是有什么事情吩咐?”两个鬼殷勤的很,一边吃着香,一边开口询问,听苏陶陶低低呢喃了原委立刻互相望了一眼,两个鬼重叠在一起按照当初离去的长公主府女鬼的办法将阴气聚集显出了形状来,七窍流血好不吓人。

    “啊!”一声尖叫,苏陶陶忙捂住了灵婆的嘴巴,让她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鬼晃啊晃,双腿发颤就这么瘫坐在地板上,连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如今婆婆还敢说自己是阴阳眼,晓阴阳吗?”苏陶陶明摆着是给了灵婆一个下马威,顿时让灵婆跪下来磕了好几个头。

    “小姐饶命,小的不知小姐乃是阴差多有冒犯,求小姐网开一面饶了小的!”灵婆不敢停下磕头的动作,生怕自己稍有懈怠就被苏陶陶下令夺了魂魄。

    苏陶陶吩咐了两个鬼退下,这才让灵婆停了动作,问道:“如今你已经知晓了我的本事,那么你就把事情给我一五一十的说清楚,这人血补阳的法子是谁给你出的!”

    也怪不得苏陶陶怀疑,这事情从苏陶陶来的路上她便觉得透着蹊跷,如今见到灵婆这般模样,立刻就又坚定了几分,只等灵婆说出实话来,便水落石出了。

    “是有人找到了小的,让小的在将军府看诊的时候这么说的。”灵婆不敢隐瞒,还把自己身上带着的信拿给了苏陶陶看。

    苏陶陶看着信纸上的字迹,一眼就认出是晴姨娘的手笔,眼睛里顿时一股冷意涌来,恨不能立刻就把晴姨娘给撕碎了不可。

    只是如今只是凭着灵婆一面之词加上这一封书信根本就不能坐实晴姨娘的罪名,苏陶陶只好把自己的怒意强压了下来,说道:“今日的事情我暂且饶了你,现在你出去给我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我的母亲,若是有半句虚言我立刻叫厉鬼取了你性命!”

    灵婆连连点头,连滚带爬的就跑到了张氏的面前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但半句不敢提苏陶陶在屋子里给她看见鬼的事情,还把书信和银票一并交给了张氏。

    苏陶陶冷看出信上的字迹乃是晴姨娘的笔迹,张氏更是不用说了,只是因为虚弱加上急火攻心张氏晕了过去,这件事情等张氏醒来苏陶陶已经打发了灵婆离开了。

    “陶陶,这晴氏欺人太甚!”张氏眼睛里满是怒火,胸口剧烈的起伏,被苏陶陶安抚了好一会儿方才冷静下来。

    “母亲,如今证据不足,我们还得稍安勿躁才行,父亲出门前再三叮嘱让您莫要为难晴姨娘,若是把这事情给捅出来又像上次我落水那般不了了之我们得不偿失,倒不如慢慢蓄积一朝爆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