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萧樊一行人因为担心江南水患的事情,整个车队的行进速度很快,马车日夜兼程行进了三日,只在每顿饭点的时候,稍稍休息一下,就连日头最大的午时也没有停下来。

    马车的颠簸或许萧樊这些男子们还能适应,但是对于左秋雨和雨露来说确实有些强人所难了,即使她们是在马车上。但是这些娇小姐们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出门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和自家女眷去寺庙上香,这样的赶路,的的确确有点难为她们。

    只不过,左秋雨一直在强忍着。她不想让萧樊觉得自己是累赘,是负担,她从小便独立惯了,是立志要做当家主母的人,对自己的要求不是做一株依附男人的莬丝草,而是可以和男人并肩承受风雨的树木。也许她还很娇嫩,还需要身边的大树的照顾,但是,她不会拖累身边人前进的步伐。

    雨露心疼的看着自己从小就要强的小姐,给她水囊:“姨娘喝点水润润唇,再坚持坚持,奴婢听说再有半天就到驿站了,王爷吩咐车队在驿站休息一晚,明日再上路。”

    左秋雨的脸色苍白,唇色也十分的不好看,把水囊推了回去:“我不用,待会儿喝了,恐胃又不舒服,我今日已经叫停过马车了,再叫停的话,随行的官员会说王爷的闲话的。”

    雨露心里明白的很,王爷心中没有自家姨娘,奈何姨娘已经把王爷装进了心里,她无奈的收回水囊,心里盘算着待会儿到了驿站要上一些酸梅,以后姨娘再想吐了还可以压一压。

    两人对坐无语,半天时间眨眼间就到了。

    车夫招呼左秋雨和雨露下车,自己去好好洗洗马车,然后给马儿吃顿好的。雨露扶着病恹恹左秋雨下车,左秋雨一抬头,一双秋水剪瞳不期然的就和自己的父亲左行善左侍郎撞上了。左秋雨先是一慌,然后就是一阵心酸,从下定决心选择这条路了之后,自己和父亲终究是要形同陌路了。

    “左侍郎有礼。”左秋雨在雨露的搀扶下还是向左行善行了礼,不仅仅是因为周边有士兵看着,而自己只是一个小妾,不能丢了萧樊面子的原因,还因为那是她的父亲啊!

    左行善确实是一个好父亲,左秋雨是顶着不祥之人的名声出生的,因为她一生下来,母亲就过世了。她的外祖父和外祖母一直都不喜左秋雨,认为是左秋雨害死了他们的女儿,在左行善另娶之后更是觉得如果不是左秋雨,自己现在就还有这一门显赫的亲戚,自己女儿还在的话,上门打打秋风也是更方便。哪里会像现在一样,和左府的关系那么尴尬。

    其实这根本不能够怪左秋雨,左秋雨的娘当时看重左行善的才华,执意嫁给他。但是因为当时的左行善还是一个落魄书生,左秋雨的外公就不是很愿意,自己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一个穷书生,不是浪费了吗?

    就那么巧,一户大户人家的夫人因为生不出孩子,开出大价钱,想要寻一个好拿捏的普通人家女儿给自己丈夫做小妾,生下的孩子归在夫人的名下。

    左秋雨的外祖父被钱财迷了心窍,要把自己的女儿送进府中去做妾。左秋雨的娘没有办法,向左行善求助。左行善了解到左秋雨外公一族的族长是当地德高望重的长辈,并且刚正不阿,最看不惯族中有败坏家族名声的老鼠屎,于是前往族长家中,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终于请动了族长去解救左秋雨的娘。左秋雨的外公在族长面前放不出大话来,只得看着自己的妻子拿出女儿的庚帖交换。两人大婚之后,左秋雨的外公便再也没有让左秋雨的娘进自己的大门。

    事情总不会就这样结束的,生活远远比戏本子要精彩。左行善家中只有一个瞎眼的老母亲,家中的经济来源,除了族中每月的米粮,就是靠左行善上街卖字画赚钱了。左秋雨的娘亲嫁过来之后,不仅孝敬婆婆,更是把家里打理的妥妥帖帖,贤惠之名传遍左氏一族。

    因为没有来自家庭的后顾之忧,左行善在来年的科举中考中功名,当官了。即使只是一个芝麻小官,也够左秋雨的外祖父悔恨连连了,圣旨下发的当晚,左秋雨的外祖父提着上好的女儿红和几斤猪肉上门攀亲戚来了。

    此后的日子里,左秋雨的外祖父再也没有带给左府什么东西,反而从左府带了不少东西回去。有时是左行善上司赏的一些难得的吃食,有时是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