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陶陶,你昨日怎么忽然想起来要吃野兔?”苏陶陶还没来得及说话,老太君忽然开口询问。

    “回祖母,自从落水之后我这身子就莫名的发抖,便看了翻了些医书看,见到上面说兔肉温补,对我这种情况有疗养效果,这才叫香玉吩咐了庄子上。”苏陶陶面色不改,一副平常模样,却被苏零露狠狠的瞪了一眼。

    苏陶陶说完,喝了一口刚刚沏好的热茶,一脸无辜的问道:“不过祖母因何会如此问?”

    “陶陶你不知道,今日一早庄子上就来了人,说是昨天下午猎狗出去山上抓野兔的时候发现了香怜的尸体。”老太君话音刚落,苏陶陶就把手里的茶杯吓得落在地上,忙叫人过来收拾。

    “祖母,我什么都不知道!”苏陶陶一副惊吓的模样,眼泪汪汪的看着格外无辜。

    老太君看了苏陶陶的神色,心知怕是真的被吓到了,对苏陶陶的疑虑也就少了几分,忙安慰了几句道:“没事,我只是问问。”

    苏陶陶忙抓住母亲的手,一副受惊的模样闭口不言。没一会儿便看见小厮把牙婆给带了来,那牙婆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一看这阵仗立刻愣住了。

    “老太君安,将军大人安……”她话还没说完,就听老太君狠狠一拍桌子。

    “你这老东西还不从实招来,我给你发卖的丫鬟香怜去了何处?”

    牙婆扑通一声跪下,脸色发白道:“回老太君,香怜那丫头当天夜里就跑了呀,小的昨日不是给您回话了吗?”

    “混账,你当我这老太婆好糊弄不成?你是这京城有名的人贩子,那院子里养了好几条狼狗,加上看门的小厮日夜巡视,香怜又不是会武功的如何就神不知鬼不觉的跑了?”

    “我,小的真的不知道啊!”牙婆一脸慌张,目光不自觉的就看向苏零露,可是对方却直接装作不认识。

    老太君冷哼一声说道:“你不知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先拖下去给我打二十大板,看她说不说实话!”

    眨眼间,便冲上来两个小厮,拖了牙婆出去就是二十大板,那惨叫声不绝于耳,等牙婆回来屁股上早已是鲜血淋漓。

    “老东西,我实话告诉你,我给你发卖的丫鬟香怜今日一早被人从我南面庄子的山上挖出来了,衙门的仵作验过了,说是被活埋的,死亡的时辰就是前天的半夜,若你还不说实话我立刻就叫人绑了你去衙门告你谋杀!”

    一听老太君说这话,牙婆被吓得三魂没了七魄,忙连滚带爬的跑去抓住苏陶陶的衣裙说道:“大小姐,你那日给了小的三十六两银子说是给香怜赎身,您怎么就把她给杀了呀!”

    苏零露忙一脚踢开了牙婆连退几步,慌张道:“你这老婆子血口喷人,我何时去赎香怜了?那丫头手脚不干净我为什么要怜悯她?”

    牙婆一见苏零露不承认,加上一旁晴姨娘和将军对她都是怒目而视恨不得吃了她一般,忙又爬到老太君面前说道:“老太君,小的说的都是实话,那天半夜里大小姐亲自登门给了我三十六两银子,那银子现在就在我家屋子里的炕桌底下,若是您派人取来我有证据证明那是大小姐的!”

    老太君看了众人一眼,吩咐了自己身边的张妈亲自去取,没多久就带了好几袋银子过来,都是整整齐齐放在一起的。

    牙婆从一堆银子里取了两包银子出来,说道:“这红色钱袋的是二小姐给我的五两银子,这白色钱袋是大小姐给我的三十六两,请老太君查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